e揽全球创新项目服务平台
全球跨境电商知识服务中心
挖人组建新团队,京东绝密战略PPT流出…
2021-04-01 22:24
作者:全球跨境电商知识服务中心

作者 | 王晓寒

编辑 | 何洋 大成

每年200亿研发费用,京东惊天谋局。

有消息称,京东正布局跨境电商独立站SaaS业务——京东国际业务部在组建团队,招聘熟悉有赞、微盟、店匠Shoplazza、Magento、WooCommerce、Shopify、BigCommerce等平台的人才。

与此同时,亿邦动力发现,京东旗下一个名为“商羚”的电商SaaS平台在2020年年底已悄然上线,并在官方介绍当中指出,“打通了物流、清关、综合服务等跨境一体化能力,促进内销和外贸收入双增长,保障商家卖货全球”。

除了此前已曝光的借助沃尔玛探索北美市场之外(参考《独家丨涉及2.1万亿!京东的大瓜终于被挖出来了……》,这可能是京东近年来少有的投资额巨大、却极为低调的举措。

即便是跨境电商圈也鲜有人知。

那么,为什么是跨境出海?

而今,电商主战场已经不在国内,海外独立站成为巨头必争的新制高点。

无论是估值超过1300亿美元的Shopify一马当先,抑或店匠Shoplazza、Shopline等一干国产“Shopify”,以及有赞微盟等国内服务商纷纷下注,围猎跨境出海卖家,构建独立站的SaaS市场,群雄逐鹿,“血海”肉搏。

事情正在朝着非常微妙的方向变化。

揭开“商羚SaaS”真面目

“在跨境出口电商领域,京东一直不是牌桌上的主要玩家。”作为一个入驻多平台的资深跨境电商卖家,Jackson感叹道。

他解释说,“背靠中国供应链优势,又有沃尔玛、谷歌两大盟友,京东没在跨境出口电商上做出点声势,说实在的,有些可惜。”

当他听到京东正在加大力度筹谋新的跨境出口电商业务时,Jackson觉得“理所应当”。

早在2020年11月25日,在2020京东全球科技探索者大会零售科技论坛上,京东面向产业带、传统零售的SaaS化解决方案——“商羚SaaS商城”就首次揭开了面纱。

京东零售SaaS业务总经理李运鹏表示,“在未来5年,商羚预计可提供10万+增值服务,服务百万商家,带动万亿的产业销售。”

一位超过15年电商从业经验的人士告诉亿邦动力,种种进展表明,京东正在把“商羚SaaS商城”应用到数智化供应链的整体战略中去。这个战略可以分解为两大部分:第一步,京东通过抢食各地产业带,在国内积累核心商家数据;其二,通过跨境电商独立站服务,集中面向海外输出中国供应链。

京东2020年财报透露了一个极为关键的数据:京东库存周转天数再创新低,达到“33.3天”。数据显示,一件商品从入库到销售,京东比亚马逊、沃尔玛快出一个星期。

京东正在加速把国内探索出来的“数智化供应链”输出到全球市场。其中,作为核心的一环,“商羚SaaS商城”承担了一项艰巨的任务。

值得注意的是,商羚官网显示,该项目年均研发投入达到200亿。

而京东四季度财报显示,2020年研发费用为161亿元,相比2019年的146亿增长10%。另一组数据是,京东体系四年累计研发费用投入近600亿元。

这与业界对京东惯有的一家零售电商的刻板印象存在巨大差异。

京东跨境SaaS有何创新?

京东集团首席战略官廖建文表示:“京东一直在做产业互联网的事。”

京东库存周转天数的降低,与京东数智化供应链的长期目标是一致的。而承担“赋能实体经济、服务全球企业”这一艰巨任务的核心载体之一,则是耗巨资研发出来的商羚SaaS项目。

亿邦动力注册了商羚小店进行体验,发现店铺后台可以实现拼多多、京东、淘宝、天猫等平台店铺的“⼀键搬家”,即关联店铺后,可以在商羚平台管理商品信息。另外,商羚还支持多平台店铺的商品上传、订单管理、广告营销、客户分析等多个功能。

从后台功能来看,商羚小店的后台与Shopify类似,但商羚后台要多出一个“资金”管理功能,商家可以在后台看到来自不同渠道的资金流动情况,如资金的渠道来源、费项类型(服务费/货款/运费)、结算状态等。

在商品推广页面,卖家可以选择分享二维码到微信、微博、快手等社交渠道,该渠道用户扫描二维码后,会直接进入到商品的详情页面,还能够直接下单或进入店铺,不需要跳转到其他页面。

如果商家想要跨境卖货,只需点击“跨境渠道”按钮,就能一键打通海外销售通道。具体来说,是商家在“京东海外平台”以独立第三方经营者身份建立的店铺,并通过商羚在其他第三方平台进行销售。

目前,商羚已经打通了沃尔玛跨境直邮、Shopee马来西亚站等海外第三方平台,商家可以在商羚直接进行供应链履约、售后保障等一系列跨境电商操作。在沃尔玛、Shopee端,商家的商品只会以商品页面形式展示,而没有店铺。

亿邦动力向商羚工作人员询问了商羚是否与沃尔玛开放中国公司主体入驻有关,对方表示:“不清楚,我们这是直接通过京东跨境平台打通的。”并再三强调“我们就是京东”。

跨境渠道的打通是通过与“京东跨境”签署主合同实现的,想要签署合同需要向京东提供公司的主体信息,包括主体是企业、个体工商户还是个人,营业执照类型、注册号及电子版,注册资本、法人等信息。

签署合同并通过审核后,商家只需点击渠道对应的“推广”按钮后签署渠道补充协议,通过审核后就能向该三方渠道同步商品。

跨境结算前端为商家提供结算单查询,结算单确认,保证金查询和境外银行账户绑定功能。其中,结算收款的方式只有两种:Payoneer卡和对公美金账户,且只能二选一。

商羚系统会在每个自然日对已完成订单相应款项自动生成结算单,付款机构在获得满足结算条件及商户结算请求指令时,将货款支付至商家京东钱包账户,并从商家京东钱包账户中扣除技术服务费及其他费用。

快速抢食“产业带核心商家”

亿邦动力通过京东旗下有关官网获悉,截至目前商羚已在广州、义乌、温州等地举办了近10场招商会。

3月26日,京东城市-九江南昌产业带资源对接会在南昌红谷滩区召开,共组织107家江西省内优秀企业参与产业带资源对接。

据介绍,上述几次产业带落地活动主要面向食品、美妆、鞋靴、生活电器、服装、日用百货等零售行业,并与行车记录仪品牌丁威特、美妆护肤品九叶草等品牌建立了合作。

在广州对接会现场,李运鹏解释了零售商羚SaaS的概念,即帮助零售企业在行业去中心化的趋势下,建造属于自己的“房子”,自我主导、独立运营,不受平台的制约,完完全全享有自己的客户和流量。

京东C2M平台解决方案行业专家周菁解释说,C2M代表了消费者直连工厂的核心理念,这也是商羚商业模式的重要支撑。商羚也将持续和C2M团队密切合作,为广大中小商家提供C2M的增值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以技术与服务为驱动的一站式电商解决方案”,商羚还蕴藏着京东的全球化野心——其明确向商家表达“为商家提供全球范围的线上优质流量和渠道”、“保障商家货卖全球”“促进内销和外贸收入双增长”等使命。

“目前阶段,商羚主要面向全国各大产业带商家进行招商。”一位知情人士指出,从此前的几次落地推广来看,产业带商家比较关心的是品牌建设和跨境贸易等问题。因此,虽然目前商羚主要是帮助这些传统商家做数字化转型,但下一步实现跨境贸易服务也是在计划中。

而商羚操盘手、京东零售SaaS业务总经理李运鹏的背景也颇为耐人寻味。他曾是京东商城研发海外平台业务的负责人,参与了京东全球售、京东印尼站和泰国站的产品方案与系统搭建。李运鹏的领英介绍中,明确写着一条项目经历:支持新业务独立站的产品运营。

“李运鹏是最早加入京东印尼项目的负责人之一,鉴证了京东印尼站从0到1的60天火速上线过程。”有接近京东的业内人士指出,选择这样一个有跨境电商行业背景、熟悉海外电商业务的人做操盘手,商羚SaaS做跨境出海业务并不意外。

据悉,京东国际业务在出口方面的探索从2015年便开始了。最初,京东全球售业务开通了京东英文站、俄文站,又于2018年开通西班牙语站,可把商品销往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同时,京东也通过投资和结盟的方式进入海外电商市场。

2015年11月,京东与印尼当地公司合资成立的跨境电商平台JD.ID(京东印尼站)上线;2018年1月,京东宣布完成对越南电商平台Tiki的C轮投资(并于2019年增持Tiki,成为最大股东);2019年6月,京东与俄罗斯电商平台Yandex.Market达成战略合作,Yandex.Market接入京东的商品;2019年8月,京东全球售宣布与Google Shopping达成合作,将平台热销品导入谷歌商品池的同时,也协助其在中国招商。

能否开辟一个还不饱和的新战场?

从业务范围来看,京东的商羚与Shopify、店匠Shoplazza、有赞等电商SaaS服务商的基本功能类似——帮助商家快速开网店(微商城或独立站),并实现店铺的业务管理、物流运输、品牌营销等基本操作。

“建站SaaS所需的系统稳定、技术支持等要素,对于京东这家标榜‘以技术驱动的供应链公司’来说可谓手到擒来。”某国内电商服务商相关负责人谈道。

京东于2016年推出一个类似SaaS的项目——“开普勒”,跟有赞、微盟的功能差不多,帮助商家在微信开店。vivo、美的、七匹狼、美赞臣、3M都是京东开普勒的合作客户。

去年4月,京东推出面向B2B市场的“京东慧采SaaS专属采购平台”,把京东的零售基础设施和服务能力打包成独立的、可复用的组件提供给企业客户。

那么,放到跨境电商零售出口市场,京东有没有做独立站SaaS服务的必要性呢?

“做电商平台,京东要与亚马逊、阿里(旗下有速卖通和Lazada)、eBay等大玩家正面竞争,基本上没什么胜算了。但如果退到后端,做独立站SaaS服务,这既符合当下京东对自己的定位——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又开辟了一个还不算饱和的新战场。”某跨境电商服务商谈道,“且京东手里具有大把国内优质商家资源,推动他们出海也是一个远大的事业。”

这话不无依据。经历2020年的全球疫情之后,中国强大的制造能力再次得到彰显。国内产能的溢出和国外电商消费需求的上涨,推动越来越多中国商家踏上出海之路。

数据显示,2021年1月,亚马逊平台的新卖家中有75%来自中国,相较于2020年同期的47%有显著提升。自2020年3月以来,亚马逊美国站新增卖家当中,有一半以上来自中国。

然而,除了亚马逊这一选择之外,越来越多卖家也倾向于“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除了入驻多个平台之外,品牌独立站也是他们新的追求。

根据Jungle Scout发布的一项针对近5000名亚马逊卖家的调查结果,33%的卖家计划在2021年开始在其他电商平台进行销售,21%的卖家计划开设自己的独立站,且许多卖家正在研究Shopify、Instagram等平台寻找营销机会。

独立站SaaS服务成了一门好生意。不仅仅是Shopify这个明星企业的崛起引起业内的密切关注,一众中国版的类Shopify企业也拔地而起。

根据Statista的数据,在美国电商SaaS服务商市场,强如Shopify也仅占据约30%的份额。这意味着,在海外市场,独立站SaaS服务市场目前还没有出现绝对的霸主,大量机会留给了后来者。

跨境独立站SaaS大战

京东面临的 “四道坎

“京东做跨境电商SaaS的优势很明显,国内很多品牌商都与京东有密切合作,而且京东早就建立起了物流、支付等方面的服务网络,把国内微商城SaaS服务的经验搬到海外市场做跨境电商独立站SaaS服务,不是问题。”一位电商行业营销人员谈到。

不过,京东想要进入跨境电商独立站SaaS服务市场,仍要费一番周折,毕竟面临诸多不同背景的竞争对手:

一是有赞、微盟等国内SaaS服务商已纷纷启动出海业务。他们手中本握有丰富的国内商家资源,也有较为广泛的SaaS服务经验和相应的团队。根据微盟2020年财报,微盟的国际化业务已涉及十多个国家,服务海外客户1009家。此外,微盟财报明确表示,2021年的重点布局之一是加快国际化布局,推进国际化业务发展。

二是Shopline、店匠Shoplazza这类原生于跨境电商行业的独立站SaaS服务商。他们有丰富的跨境电商从业经验,且与国内外的支付、物流、流量等各领域服务商密切合作,在出海服务上可谓“最懂跨境卖家的真实需求”。如Shopline已搭建超800人的国际化团队,服务超27万全球品牌商家。

三是以Shopify、WooCommerce、BigCommerce、Wix为代表的海外派SaaS服务商。他们在海外消费市场拥有“本土优势”,从简单的建站工具到全套的商业解决方案,有着多年发展历史,在商家心中种下了“品牌种子”。

四是已收购独立站建站SaaS服务商Selz的电商巨头亚马逊。不排除亚马逊未来会在独立站SaaS服务领域大举行动,利用AWS、市场占有率等方面的优势,降维打击其他SaaS服务商。

“京东要在跨境独立站SaaS服务市场突围也不容易。”某跨境电商服务商谈道,京东入局可能会给中国各类独立站SaaS创业企业带来不小压力,毕竟巨头在资金和资源上的优势明显。

在亿邦动力的调研中,一位运动户外类目的跨境电商卖家对于京东入局独立站SaaS服务表示“期待”。而另一位3C跨境卖家则指出:“要看具体情况,比如系统是否稳定、相关服务是否符合卖家实际需求等,另外就是海外流量端有没有很好的解决方案。”

“对于京东这个市值高达1300多亿美元的电商巨头而言,全球售业务的体量一直都不大,也没法跟亚马逊、eBay等主流的跨境出口电商平台相比。不过,做独立站SaaS业务或许是个转机。”一位资深跨境电商人士指出,“京东有Google这个合作伙伴,如果能在海外流量端给到一些优势,对卖家还是比较有吸引力的。”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联系我们

真实姓名*

0/8

公司名称*

0/50

手机号码*

需求类型*

招商入驻
跨境业务合作
跨境创新报道
其它
0/100

确认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