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揽全球创新项目服务平台
全球跨境电商知识服务中心
李嘉伦:全球化是共同选择而非必然趋势
2020-12-03 16:27
作者:全球跨境电商知识服务中心

11月25日,在“潮起钱塘·数字丝路”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上,ClubFactory创始人李嘉伦发表了题为《印度到欧洲,3个月重生的核心原力》的演讲。他表示,数据驱动供应链,这是Clubfactory的立足之本,从Clubfactory第一天起来到做到印度跨境第一名,能够做到的核心原因在于Clubfactory自有的一套知识图谱驱动电商体系。

李嘉伦指出中国跨境要出海、要走的更远,一定需要中国本地平台的支持,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所有的力量才能够被合聚起来。

据悉,第五届全球跨境电商峰会由中国(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主办,于2020年11月24日-25日在杭州洲际酒店举行。峰会以“贸易新势能 智造新未来”为主题,设置了全球变局、品牌出海、模式更迭、智造将至四大板块,展望贸易数字化新未来,为广大从事跨境电商企业提供更落地的参考方向和思路。

温馨提示:本文为速记初审稿,保证现场嘉宾原意,未经删节,或存纰漏,敬请谅解。

以下为ClubFactory创始人李嘉伦演讲实录:

李嘉伦:今天站在这里我感到非常惶恐,2020年对跨境电商来说是有着很大机遇的一年,很多的电商都做了起来,但Clubfactory在2020年做的不是最成功的,但是我可以保证,Clubfactory一定是跨境电商中经历最多的一个电商,我们经历在每个跨境电商在过去、现在、将来某一个点会遇到的问题,希望给大家一些经验和教训。

Clubfactory做了三年,从2017年开始做电商,在2019年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电商之一,超过了亚马逊、eBay等电商,每个月的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人,拥有1.7亿可售SKU,是印度第三大电商。成为仅次于亚马逊和沃尔玛,也是印度最大的电商平台。

2019年底,我看到这个数据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希望Clubfactory在2020年成为印度最大的电商。这个愿望有多大,现实的打击就有多大。

在2020年初,每一个跨境电商都经历了中国的疫情。疫情对我们来说或许不是大问题,毕竟中国经历过非典都走过去了,所以那时我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机遇。 对于Clubfactory来讲,我们不仅有中国的供应链,也有印度的供应链,疫情对很多跨境电商的影响是从100到0,但是对我们的影响并非如此,我们GMV只降了一半。但随着中国疫情的好转,当我们撸起袖子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印度发生了疫情。印度发生疫情和其他所有国家都不一样的,因为印度有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在印度爆发疫情以后和许多国家反应不一样,不仅做了封城的举动,还把印度关于民生的基本经济活动包括物流封闭掉了。在3-6月份期间,在印度没有办法做电商,因为所有为电商履约的物流停止了,我们GMV从5000万美金掉到0,当然我还是觉得这个事情还是充满机会的,我们认为人们的需求在那里。随着时间的发展,当印度政府意识到当前经济没有办法HOLD住现在的情况的时候就会把经济逐渐开放起来,这样对于未来的电商来讲又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在6月,我们终于盼来了印度市场的放开,我们在一个月之内使印度的供应链回到了以往的70%的时候,我们迎来了第三个坏消息,印度封掉了所有在中国在印度经营的APP,包括微信、Tik Tok、Clubfactory等等,从最开始的50多个APP,后来逐渐变成200多个APP。以上是我们经历的三个很大的关卡。

2020年的7月,是我最痛苦的时间点,那个时间点我们公司走到了绝境,公司本来99%的业务在印度运转,忽然因为不可抗力因素导致订单归零,并且很可能是永久的归零,这就是我们当时面临的状态。所以,那一个礼拜当中,我进行了很多思考,我思考的过程当中在想公司的核心竞争力到底是什么,那时不得不重新梳理每一件事情,我总结了三点:第一,我们在印度构建了一个非常广阔的生态。第二,我们在中国这条由数据穿插的供应链有着巨大的竞争优势。第三,从2017年到2019年底能够从0做到印度的跨境电商第一名,甚至是印度的主流电商、淘宝类电商平台的第一名,这样一个团队,这是我们的核心优势。

所以,印度本质上对于APP封禁来讲其实只是消灭了核心竞争优势的三分之一,剩下的还在,那个过程当中,我们可能还能够创造一些奇迹。

数据驱动供应链,这是Clubfactory的立足之本,从Clubfactory第一天起来到做到印度跨境第一名,当时在印度是没有一个员工的,能够做到的核心原因在于我们用了一套所谓的知识图谱驱动电商,知识图谱简言之是对于知识的系统性梳理。很多人看待电商的时候,它的发展最开始都是来连接人、连接商品的过程,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即使是到今天我仍然没有看到除了Clubfactory之外其他电商平台真正做到把全世界的关于商品、关于履约的所有数据全部系统化、结构化整合在一起,然后做一个智能化的处理和分发的过程。

在Clubfactory没有任何订单的情况下,我们能够维持20亿商品的生产资料,通过数据能够选出来各个地区1.7亿的可售SKU,能够链接到中国120万家的供应商,这是个庞大的数量,我们统计过在中国只有200多家供应商,直到营销、仓储、物流,所有的过程当中,信息是全部打通的,单品单件每一个商品的条形码都可溯源,都知道它在任何时间点、时间点的状态。

所以,在Clubfactory上看到的商品,它和其他商品的区别是什么?是你看到的东西都是通过电商生成的,包括图片、标题、图片、Review等等。还有两个本质上的好处,一个好处是它是集聚可扩展性的,因为它是完全由技术驱动的,还有一个是能够把每一个在电商环节当中的角色回归到自己的本源中,让生产的人更注重生产,让销售的人更注重销售,让客服更注重服务客户的体验,这是Clubfactory在过去三年当中积累的一套由知识图谱驱动的跨境电商的一套技术。

回到7月份第一周的时间,当时公司面临很大的挑战,需要在一周之内让公司员工相信Clubfactory即使在印度业务完全停止的时候,还能够继续往前走。所以我们一周时间内要做出一个电商平台,并且证明这个电商平台在其他国家是成立的,当然这个难度是很大的,如果时间不这么紧张可以测每个漏斗的转化率,但是那个时间我们只能把所有假设排出来,但是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也验证了唯一一个假设,就是我们和其他的平台价格到底差多少。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对比了某平台,会发现Clubfactory的东西,保持比较靠谱的利润的情况下,可以做到其他平台的3-5折,就是在那瞬间我们知道我们的电商还可以继续。

电商有这么多的玩法和有意思的东西,但是归根到底,消费者选择一家电商还是要决定于平台上商品的价格和性价比,那时,我们通过技术集合了100万家供应商以及1亿商品,尽管最开始我们没有消费者的,但是它的体系是和亚马逊、eBay、wish一样健全的电商平台。

(PPT图示)这是我们在过去从7月19日开始做,到现在的增速,APP下载量是直线上升,在欧洲几个主要的国家,包括英德法等等都可以排到前十名左右。所以,这个过程当中验证了最开始所认为的那样,当一个团队是有十全准备时,当你的技术是可复制的情况下,做电商是很容易的事情。

在整个的过程当中,我们经历了很多问题,而我们依然坚持的原因在于,我们认为跨境电商是一件有使命的事情,这个使命源于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我们在思考,为什么北京到广州飞机3.5小时,北京到伦敦的飞机20小时,为什么国内有网上购买东西隔天到或者两天到的生态,但是全世界都没有做到中国这样的速度。在伦敦买一个东西要20天、40天,甚至60天,从跨境电商的角度来讲,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以及未来还可以做很多事情。

在这个过程中让我坚持的思考的原因在于,其实跨境电商,或者整个人类面临的只是一个选择的问题。我在过去几年认为全球化是一个必然趋势,但是经历了今年的事情后,我认为它可能不是一个趋势,不是一个我们不作为就可以达到的状态。因为我们见到了在过去的一年当中贸易保护主义的兴起,这些东西极大地阻碍了跨境电商,包括我们自己也是最大的受害者,在这个过程当中,跨境电商全球化不再是一个趋势,而是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其实是人类的一个选择,这个选择可以是全球化,可以是逆全球化,这个过程当中人类到底要往哪一个方向走,在于更多的人以什么样的目标作为共识,到底所有的人都活在地球村当中,世界是平的能够带来更大的效率?还是每个国家希望保护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让自己的贸易被保护起来?我认为全球化不是必然的趋势,而是人类的选择,我为什么一直坚持做这个事情?因为我认为全球化是对世界是好的,就像我一直在讲,从北京到伦敦的距离以及北京到广州的距离应该缩短,虽然它不短,但是我希望它变短,这些希望是Clubfactory继续奋斗在跨境电商领域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接下来一个重要的思考,我们现在做的跨境电商的整个生态体系中,看到渐渐出现了很多中国的品牌,但是我们没有看到中国真的出现了一个可以和亚马逊、eBay和wish抗衡的平台。我内心认为,当你的渠道、平台不是中国的时候,它对你们的扶持、它对中国产业的扶持都是带有利益特点的,这个利益特点在很多国家都已经出现了,比如我们做英国、做德国、做法国,我们可以发现在疫情出现的时候,有一些平台就会对中国的品牌进行打压,口罩不让卖,3C的产品不让卖,甚至包括最近独立站里面临越来越多的审查,跨境支付的渠道的审查,亚马逊的审查、eBay的审查,这些审查不是来源于我们做了什么事情,而仅仅来源于很多卖家身份是中国的卖家。

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自己也受到了审查,我最近两个月做了很多事情,包括自己做了小品牌店,一个月有四五十万美金的销售额,这个过程当中我发现,当我的GMV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各种各样的审查就来了,即使是你告诉他你的货已经发出去了,即使是你告诉他我的品牌是有注册商标以及认证的,依然遇到了审查。中国跨境要出海、要走的更远,它是一定需要中国本地平台的支持,只有在这个情况下,所有的力量才能够被合聚起来。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亚马逊也好、eBay也好、wish也好,中国卖家说不做了,这些平台是什么样的情况,可能会损失掉非常多,甚至会不复存在,这是一个非常现实的情况。但是他们对于中国卖家以及生态圈的压力又是最大的。所以,这个过程当中,在过去一年当中可能因为经历了很多贸易保护主义,经历了在第三方平台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从跨境的角度来讲,赚钱当然很重要,但是除了赚钱之外,更重要的事情是要怎样带有使命的看待这个问题,以及在这样的情况下怎样更加团结、怎样把真正对于这个世界的贡献能够体现出来,这个在过去一年当中经历过后的思考。

谢谢大家!

【声明】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联系我们

真实姓名*

0/8

公司名称*

0/50

手机号码*

需求类型*

招商入驻
跨境业务合作
跨境创新报道
其它
0/100

确认 取消